2014年3月22日

服貿:以商逼政,現代版木馬屠城


 
在看這篇之前請先問問自己,是否曾意識到對岸的惡意,
如果覺得對岸持續增加的幾千枚導彈和國際政治打壓是對我們的善意,
那麼也可以不用往下看了,因為本文的對象不是你。

這個部落格從來不談政治,但這幾天服貿的議題持續在各版面上,
自己也到包圍立法院的現場過,最終決定寫一篇自己的看法。
無關藍綠,無關學生佔領立法院是否洽當合法,那都不是這篇討論的重點,
在看這篇之前,請把一切紛擾放下,回到最簡單的原點:服貿對我們會有什麼影響?

對我來說服貿從來都不只是經濟議題,而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入侵!
大家都知道歐美各國都立法,電信網路等基礎設施不可以使用華為的產品,為什麼呢?
不是因為華為的設備便宜沒好貨,而是便宜的背後可能有中國政府的資金支持,
低價搶進不僅僅為了華為的發展,更是為了控制對手的基礎設施,
於是用不用華為設備不再是各電信公司簡單的經濟議題,而是攸關命脈的國家安全議題。

買不買網路設備就成了國家安全議題,那麼服貿呢?
服貿議題中的小小一項,服貿第二類電信開放三項特殊業務
  1. 存轉網路服務:電信業者租用專線或電路到用戶(企業或個人)處,讓用戶可將資料或資訊送至電信業者之(伺服)系統,電信業者再將資料或資訊轉換並送至目的地。
  2. 存取網路服務:電信業者租用專線或電路到用戶(企業或個人)處,讓用戶可將資料或資訊送至電信業者之(伺服)系統,電信業者再將資料或資訊轉換後,供用戶取用。
  3. 數據交換通信服務:電信業者設置網路設備(如X.25、Frame Relay 或ATM) 提供用戶(企業或個人)數據資料之通訊服務。

看不懂沒關係,成大教授李忠憲老師已做了完整的說明:
1. 開放電腦與相關服務業, 例如高鐵訂票系統服務, 任何人的高鐵行蹤就被掌握了, 公文系統外包, 所有公文資料也就掌握了, 人事系統外包資訊服務, 所有人事資料也就掌握了, 戶役政系統呢? 其實大部分的政府機構的系統都是包給現在的台灣資訊服務業, 已經不太安全了, 如果是陸資呢?
2. 開放存轉網路服務, 存取網路服務, 數據交換通訊服務, 那就更可怕了, 任何人在網路上存取的行為, 位置在哪裡, 都可以攔截, 做甚麼, 偷看甚麼, 完全被人掌握!

這個如果過關了, 台灣真的會完蛋, 其他都還勉強可以說是經濟議題, 這個是政治國安議題, 記得馬王政爭的通訊監聽嗎? ptt, FB, twitter, youtube, google 全面被監聽的時候, 你想還有甚麼人出來講話? 你們知道即將失去什麼嗎? 現在不站出來, 以後站不出來!

對我而言,服貿中這小小一項就足以奪去我們的國家安全和個人言論自由,
光是役政系統外包,國防的兵力員額就完全被掌握,
加上戶政人事其他大大小小的政府系統就已經超危險,再加上非政府的高鐵、網路……,
不要再說服貿只是經濟議題,我的工作穩定,那些抗爭的人都是能力不足才怕服貿,
服貿的層級絕對是國家安全等級,國破家亡,別想著到時還有美滿的生活!

上面說了電信網路、各大資訊系統成為陸資,
或是因為大陸的設備便宜使我們的基礎設施被掌控的情況,所可能引發的國安議題!
但如標題所說,「以商逼政,現代版木馬屠城」的範圍不僅僅是國家安全,
大家以為的經濟加分效果也是引狼入室,請見以下魯梁亡國記

春秋五霸之首齊桓公,有一天對管仲說:「魯梁這塊地方,對齊國來說,是重要的糧倉,就像是蜂的螫針,是唇亡齒寒的緊密關係,我想要打下魯梁,有什麼好辦法?」

管仲回答說:「魯梁的老百姓擅長紡織厚絲織服飾,您就專門穿厚絲織衣,叫你的臣子部下也通通都穿,老百姓就會學你們穿,您再命令齊國禁止紡織厚絲織衣,一定要從魯梁進口,這樣魯梁就沒人種田,而全民都去紡織厚絲織衣了。」

齊桓公雖然不明所以,還是說:「好。」

齊桓公馬上到泰山南邊訂做了一套厚絲織衣,十天就做好,穿上。
接著,管仲告訴魯梁的商人說:「你幫我買一千匹厚絲織布來,我給你三百斤的黃金,你要是賣十次,就賺了三千斤的黃金啦!這樣你們魯梁可以財政富裕到完全免稅都還預算花不完。」

魯梁的國君聽到管仲這樣說,真是黃金從天上掉下來,眼睛都發直了,叫所有魯梁國民全部都去紡織,十三個月後,管仲派人到魯梁,魯梁城裡的老百姓簡直把他當成財神降臨,全城都眼巴巴的去歡迎他,馬路上人潮洶湧到起了沙塵暴,伸手不見五指,只好彼此牽著褲帶,跟著前面的人的腳步前進,車子的輪軸都擠得上下交錯,成了一大片車陣。

管仲見到這個情況,就說:「魯梁已經是我們的了。」

齊桓公大惑不解:「怎麼說?」

管仲賣個關子,只吩咐齊桓公:「您請穿上帛衣,叫老百姓都禁止穿厚絲織衣,然後關閉邊界,與魯梁斷絕往來。」

齊桓公雖然完全搞不懂管仲葫蘆裡賣什麼藥,還是說了聲:「好。」

又過了十個月,管仲又派人到魯梁,發現魯梁的老百姓哀鴻遍野,陷入嚴重飢荒,連緊急加稅,都收不到可以供應國君所需的糧食。

魯梁的國君這時候才命令人民快點不要紡織,快去種田,但是種田沒辦法三個月就收成,哪來得及,於是魯梁老百姓的米價高到一千塊,同時齊國的米價才十塊錢。

二十四個月後,魯梁的人民有六成都歸降齊國,三年後魯梁的國君也投降了。

-----------------------------------------------------
原文:《管子‧輕重戊第八十四》


服貿開放陸資進入我們的產業,若是過度依賴於單一國家結果就像上面的故事一樣,
時候到了陸資一抽走,全國的產業就再也回不來,經濟蕭條下也只有投降一途。

更何況服貿的情況並不如上面的故事溫和,
如果我是大陸高層,服貿通過後第一步就是用政府資金扶植陸企來消滅台灣中小企業,
用政府資金支持各產業,就像一開始所說華為網路設備的例子一樣,
有政府資金的大企業低價進入台灣市場競爭,殺到見血也不怕,因為後面有政府靠,
然而台灣企業以中小企業為主,幾個月賺不到錢大概就倒光或收手不願意做了。

流血幾個月就夠了,先以低價消滅台灣中小企業,使陸資企業成為台灣唯一可依賴的對象,
然後回到上面,要逼台灣投降時只要把陸資企業全數抽走就好,
在本土中小企業全滅的情況下,台灣再起不能,到時服貿說好的經濟效果呢?

以上兩點點出我對服貿的疑慮,在危及國家安全,
且經濟效果也是以商逼政的偽裝下,我不支持與大陸簽定服貿。
這並不代表我不支持開放國外的產業競爭,競爭可以使國內不思進取的企業強迫轉型,
但是國家的經濟絕不可過度依賴單一國家,尤其是對我們充滿敵意的國家。


這次的佔領立法院行動仍以學生族群為主,
政府若硬是裝死不出來回應,氣勢也許會漸漸變弱,
目前我們能做的除了去現場聲援,出錢出力,還有一點更重要的,
是將服貿議題其中的利弊讓更多人知道!

在媒體被政府及資金掌握的情況下,
不透過網路取得資訊的老一輩很難知道服貿的真實影響,
請大家務必先了解服貿,至少抓出幾個完全無法接受的點試著向他們說明,
一方面讓他們自身的公民意識覺醒,知道這不僅是經濟議題,
更重要的是讓他們知道媒體的宣傳角度不一定正確,而更願意去深入了解思考每個議題,
如些根深柢固的思想才會動搖,才能逃脫出非藍即綠的政治思想,
才能將眾人從政治冷感中喚醒,無論這次行動最終結果如何,
每一分新的力量、每一分覺醒我們都需要,
每個人都正視選票的效果,是懲罰政治人物最終的手段。
政治是眾人之事,千萬別獨善其身。

最後附上美國波士頓猶太人被屠殺紀念碑文: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着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在本文寫完搜尋顯示圖片時找到這篇,說法和我的十分相似且更深入:
服貿:中國可能的劇本,而且在去年八月就寫了!請大家繼續參閱。


本文出自符碼記憶,請勿全文轉載,部份轉載請註明出處 關鍵字:服貿, 立法院, Cross-Strait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
參考資料:


更多精選推薦文章